解密独角兽: 90%靠创始人 投资有秘诀

2018-04-26  阅读次数:

(解密独角兽: 90%靠创始人 投资有秘诀)

黄思瑜

[截至2018年3月31日,大中华区新发现33家独角兽企业,总数上升至151家,整体估值总计超4万亿人民币。]

今年以来,境内外资本市场均以拥抱新经济的态度,出招争抢科技独角兽。就在4月24日下午,港交所发布IPO新政,吸引创新企业及独角兽赴港上市;A股市场也正发生着重大变革,对独角兽打开快速审批绿色通道,并推出CDR政策。

站在独角兽的风口,如何界定和筛选独角兽,什么样的公司能真正踏上IPO的快车道,如何挖掘和培养潜在的独角兽,无疑成为投资界较为关注的一大问题。

“投项目重点在于投人。”多位创投界人士认为,一个企业的成功,90%左右都是由CEO和创始团队决定的,除此之外,产品迭代能力,充分利用应用场景和中国的人口红利也较为关键。

对于到底是追逐风口还是专注投资?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创投人士均表示,并不刻意以投资独角兽为目标,主要还是专注于深耕的领域做价值投资,在这个过程中投到“独角兽”也是水到渠成的。

“独角兽90%靠创始人”

何为“独角兽”?投资界通常认为需要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除了估值超过10亿美元以外,还要在相应的模式和在行业里处于绝对的领导地位,几乎不被颠覆的地位。”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表示。

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则从实际投资经验表示,“独角兽”有几个比较大的特色,如果面对需求的话,需要看是不是刚需、是不是高频、是不是广众,“前两天我们否的项目就是这样的,三个都不符合,因为它不是刚需、高频的东西,虽然能够挣钱,但是有盈利并不代表它是‘独角兽’”。

4月17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第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榜单结合资本市场独角兽定义筛选出有外部融资且估值超十亿美元的企业,截至2018年3月31日,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台湾)新发现33家独角兽企业,总数上升至151家,整体估值总计超4万亿人民币;其中,估值超1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13家,估值总计超2.2万亿元。

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杨斌介绍称,中国的独角兽与美国的独角兽平均估值体量来看,中国比美国还要高,中国是45亿美元,平均的估值,美国大概是35亿美元。

“‘独角兽’为什么在中国这么多,我们发现除了技术以外,中国还有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一些大的产业尚未发展,仍然能够发现驱动力。”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进一步称,另外一个是中国社会城市化的进程和新兴人类群的兴起,也会促进新的发展,“我想比美国大的原因除了新模式,又增加了社会、行业的维度,使得‘独角兽’快速增长”。

就在创投大咖们热议独角兽之时,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提出这样一个观点,每个时代的独角兽要求完全不一样,但不变的就是团队和人,能够做成独角兽的团队和CEO的本质是不同的。

“回过头看,‘独角兽’的大佬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个人觉得他们都是‘打不死的小强’。”涂鸿川同时称,在看一个团队的时候,如果一个团队比较弱,必须要做很多“陪跑”的话,那么做成独角兽的难度很大。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一个企业的成功,80%~90%都是CEO和创始团队决定的。在他看来,投资人更多是充当谋士的作用,“他(企业创始人)非常专心的时候你帮助他们关心环境,在山上、在迷雾中你可以是他的无人机帮他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天使投资者的角度,我觉得100%可能都是企业家。作为投资人更多的是绿叶和锦上添花的。”险峰长青创始合伙人陈科屹表示。

追逐风口还是专注投资?

站在独角兽的风口,挖掘和培养潜在独角兽成为一些股权投资机构的聚焦点,但也有创投机构并不以投资独角兽为目标。整体而言,追逐风口的时候也要和价值投资找到平衡。

盛山资产创始合伙人甘世雄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寻找和挖掘潜在独角兽的愿景,但目前并不刻意追求,“在生物制药领域将来可能还会出来‘独角兽’,但实际上时间会比较长,比互联网会慢些”。

“我们比较喜欢投技术创新的企业,这与投模式创新的不一样,技术创新尤其是在生物制药包括医疗器械领域需要时间,有些在一个领域需要二三十年,而且需要高的门槛,这也使得护城河比较宽”。甘世雄表示,寻找独角兽需要精选赛道,找到优秀的团队,一步一步去培养。

蔚来资本合伙人朱岩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团队寻找独角兽秘诀在于对细分行业做深入的思考,“我们不希望做很多的行业,这个不好。一个经历了几年的投资人,需要在某一个领域建立自己的基础,在足够大的领域要深耕,同时要巨大的信息量,希望每一个团队都成为一个专家,同时要独立的思考”。

“我们并不特别追求‘独角兽’,任何企业也不是把成为‘独角兽’变成自己企业的目标来做,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如果企业市场空间够宽广,在里面是作为竞争者胜出的前提,又能够为长期用户带来价值,这个价值可能是更好的产品,也可能是便利性,也可能是效率的提升等等,在这个过程中‘独角兽’是水到渠成的过程。”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表示,毕竟风投不是一个短期的快进快出或者短期能够见到效果的模式,对于华映资本而言,愿意帮助所投企业去进行这个领域的竞争,让企业在大市场进行成长、变化,并通过资源等方式进行赋能,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是更重要的。

“我们内部基本上很少说‘独角兽’这个词,我们内部做项目不管它是不是独角兽,我们还是扎扎实实地把基本功做好,基本面分析好,这才是我们选项目、做项目,能够真正投进‘独角兽’的好的方式。”孙树峰表示。

新变化下寻找投资赛道

目前很多的资金都往头部公司聚拢,这让市场并不清楚,企业成为独角兽是不是因为资金热捧造成的结果?

“其实现在创业环境还是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资金量肯定非常大,全球流动性泛滥大家都能看得到。我们将它总结为‘魔鬼通道的效应’。”刘二海解释称,今天的创业环境情况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个是竞争升级,不光要求企业团队有产品能力,还有募资能力、PR的能力;另外是企业要高速成长,慢慢来可能不一定是机会,别人已经成长起来了,成长周期变短;此外,产业投资人以及策略投资人在里面扮演重要角色。

对于解决的办法,刘二海认为,需要所投项目具有独特价值,最好离别人远一点,“恐怕对创业者来讲,不断检视是否有独特价值,如果存在很好,不存在的话抱歉就会受到冲击,那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互联网下半场也是打群架的下半场,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独善其身,或者是安安静静地做一个优秀的公司。”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认为,投资人要先阅读战局,然后帮助企业家、创业者寻找位置,“你是不是找得好,以及时间是否准确,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位置,对你公司的价值影响是很大的”。

相较美国来看,大量的中国独角兽企业偏消费和偏C端的模式为主。对此,杨斌抛出一个问题,在硬技术和底层技术这些方向上未来会否有更多的独角兽的诞生机会?

在芯片、基础的材料和装备、农业信息化方面有一些投资的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罗茁表示,这些离BAT远一点,但是确实还是有很多的发展的地方,也有很多的布局,今天的企业确实不像消费那样很容易被大众和C端的知道,但是中国的发展会有更长远的基础性作用和影响。

对于未来投资赛道的选择,险峰长青创始合伙人陈科屹认为,最大的变化就是之前的流量红利进入到存量调整,未来的几十年变化里面可以寻找大的存量所在的地方,然后去跟随和寻找市场变化的机会;传统行业的升级换代和产业改造正在快速地发生,这也是腾讯、阿里很难触及的地方,里面也会有新的变革性机会;另外,跟人口结构变化相关的、和技术进步相关的,比如人工智能和芯片技术的提升,以及医疗健康等这些大的方向都有较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