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雷潮下,地方拟推网贷白名单,谁救得了谁?

2018-07-13  阅读次数:
网贷监管,善林金融,P2P,唐小僧,钱爸爸,P2P备案,普惠金融,网络借贷,清盘,跑路,期限错配,刚兑 图片来自网络

2018年4月,善林金融的倒闭引燃了今年P2P平台“暴雷潮”。6月下旬,唐小僧、联璧等四大高返平台纷纷出事,7月9日上午,倒闭潮热浪烧到杭州,多多理财接受公安侦查,当日夜间,深圳接棒,运营了五年时间的老牌P2P钱爸爸暂停运营。神州大地一时雷声阵阵,P2P行业的流动性危机正在快速蔓延,无关良莠。

就在大量平台自求多福、投资人胆战心惊之时,7月10日和讯网突然爆料:北京拟推出网贷白名单,已验收平台有望首批进入。一时间,在圈内传播开来,各大网媒纷纷转载。

究竟网贷白名单的推出是真是假?而平台又当如何摆脱当下困局?

1网贷白名单推出?难!

近期,网贷之家、网贷天眼、零壹财经等机构密集组织平台老板发声,正能量的声音经过各种传播,的确对于行业的悲观情绪有所缓解,但缓解的效果并不显著。面对遏制不住的滚滚雷声,网贷平台纷纷呼吁官方出台相应监管文件或者官方发声力挺行业,稳住市场情绪。

但在这样一个敏感窗口期,官方机构显然很难做诸如由地方政府出台白名单等实质性的官方安抚工作。我们知道,进入白名单相当于有政府背书加持,可以安全过冬;那么对于没进白名单的网贷平台,是否意味着只能拥抱死亡?在这样个时间点,公布网贷白名单,不一定意味着生存无忧和健康发展,但毫无疑问意味着更多平台倒闭、更大规模的挤兑潮,P2P行业的金融风险扩散更加严重。因此,在银保监会就P2P备案的新思路落地之前,地方政府不会轻举妄动。尽管地方政府无法做公开的、实质性的政策引导性工作,但地方政府可以在跟管辖区域内平台的日常信息交流以及促进行业内部互助方面有所作为。

2网贷行业的存在价值当在数字普惠金融

在目前这个时间点上,就P2P的具体备案或发牌政策落地仍悬而未决,甚至P2P行业的存废都有待论证。行业的从业人员应当减少对于监管政策的揣摩,停留在各种小道消息的传播和求证上,而应当去建设性地思考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换句话说,现在是行业自救的关键时间点。

当下需要从业者去投入很大精力去思考和探索的是网贷行业能够给社会带来哪些价值。美国的lending club是有价值的,它主要做的是信用卡债务重组,以更低成本的P2P资金替代银行信用卡资金,借款人的负债本息降低了,居民部门的融资杠杆下降了;

而国内很多网贷从业机构在过去几年做的业务是提高个人和小微企业的信贷额度,银行、消金公司给了钱,我就给更多,当然P2P的资金成本也更贵,客观上放大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的融资杠杆。而今在实体经济去杠杆的大风气下,给居民和企业加杠杆的发展思路有悖政策导向,也直接造成了当下行业的生存困境。

对于网贷行业而言,应当重新寻找自身价值定位。如果网贷行业仍以给实体经济加杠杆为核心价值所在,行业是否还有存在必要存疑。虽然就个体创业者以及部分投资者而言,这是场悲剧,但对于社会而言,长痛不如短痛。

行业的存续需要网贷平台真正体现出其服务实体经济、普惠金融的价值。这种价值应当体现在:对于先前无法获取金融服务的客群,网贷给他们提供了服务,而且服务的成本在他们承受的范围之内,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服务有正的价值剩余;对于已经获得金融服务的客群,网贷给他们提供了更好的服务,或是便捷性或是综合成本方面较之传统金融有优势;除了金融服务,网贷能够提供了更多的附加值服务,这种附加值服务应当有社会价值。

解决了网贷的生存逻辑问题后,应当要认识到:即使网贷行业最终能够生存下来,部分机构成功备案落地,在什么样的监管下、以何种形式、开展何种业务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在金融去杠杆的当下,很难想象监管会给P2P这种无杠杆约束的机构很大的监管宽松度。即使完成备案并反复强调P2P信息中介的角色,P2P套上杠杆约束的紧箍咒是必然趋势。例如第三方支付机构,就存在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10%的监管规定。因此,网贷龙头企业应当投入精力开展监管政策研究,共同探讨转型新模式,否则的话,当年一度火爆的融资性担保公司可能就是前车之鉴。

对于网络借贷行业而言,现在是一个市场自然出清的过程。当年的P2P兴起并非政府行政强推,而是市场自发产生,创业者融合着一半的梦想、一半的贪婪,更有着普通投资人追求收益、忽视风险的推波助澜。现在P2P市场退出也应该按照市场规律办。7月9号,央行官网公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再次延期1-2年的同时,强调了“引导机构无风险退出,开展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稳妥有序加速存量违法违规机构和业务活动退出”。可见,专项整治的告一段落以及网贷平台的备案落地,将以实现有序退出为前置条件,而退出应当更多依靠市场的无形之手。

3网贷行业如何实现有序退出?

当下的P2P退出主要是跑路和清盘两种,也有一些并购案例。

在金融学的逻辑框架下,资产的高收益、高流动性、低风险三者本身不可能同时实现。根据市场规律,高收益的产品必然对应着高风险或者低流动性,那么,如何满足P2P平台投资人要求的高收益、低风险、高流动性呢?通常,网贷平台只能以刚兑、兜底担保等形式承诺化解高风险,以期限错配满足投资者对于流动性的高要求,从而平台的运营风险居高不下,在借款人违约加剧、市场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无力抵御挤兑风波。这是当下我们看到网贷行业持续不断的暴雷倒闭的主要原因。

640-12.jpeg

有序退出意味着该清盘的清盘,该并购的并购,跑路的平台能够得到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从降低社会痛苦的角度看,要鼓励“良性退出”,“良性退出”主要包括主动有序清盘以及行业并购等两种主流方式。这波平台关停潮中,我们注意到部分平台是跑路了,部分平台却是采取了主动关停、有序清盘的方式。只要债权债务关系清晰,在有序清盘方式下,投资人的本金还是有望得到足额偿付的。

就字面理解看,监管认可的“无风险退出”的含义可能更为宽广。“无风险退出”也包括只引起行业阵痛、但不会带来外部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退出方式。要知道,保障整体金融市场的无风险才是监管者关注的重心。因此,对于“无风险退出”的定义和方式需要更多的监管智慧。

4网贷行业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在网贷备案延期的当下,网贷行业经营的难度和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是否值得继续走下去,以何种方式离场,是所有网贷从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无论选择如何,广大互联网金融行业创业者都应充分承担起自身的责任义务,要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中国金融市场的未来必然更加开放和包容性,只是道路注定坎坷,前行过程中必然洒下无数的血和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