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不是准入门槛

2018-02-24  阅读次数:
\
  正如大数据不是“新石油”或“信息基础设施”一样,它也不是准入门槛。公司拥有大量可用的新数据和免费数据。

  正如我在《数据不是数字经济的新石油或基础设施》中所指出的那样,数据不是像石油这样的有限的可耗尽资源,它不是信息基础设施。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投入,它使公司能够改进它们的产品和服务,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和富有成效。

  但在某些情况下,数据可能会成为准入门槛。正如《经济学人》所称:“海量的数据可以充当起保护作用的护城河”。有些竞争政策机构认为“当新的进入者无法像老牌公司那样就容量和类别收集数据或使用同类数据时,数据收集可能会产生准入门槛。”

  从理论上讲,一家公司对数据的控制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给其它公司留下的数据供应少得使竞争对手难以兴旺起来。

  但在现实世界中,数据并非进军技术圈的准入门槛。正如欧洲监管中心所说:“首要原则是数据是一种投入,这对于开发成功的应用程序和算法来说非常重要,但这不是唯一的投入。其它投入也很重要,例如娴熟和富有创造力的劳动力(特别是计算机科学家和工程师)、资本和分销渠道。”

  数据以一种别样的方式显示其重要性——处理数据提供了有助于提高服务质量的洞察。好消息是,业务关键型数据是科技公司和依赖数据的诸多其它行业唾手可得的。互联网本身就是为任何想要使用它的人能随意获取大量商业上相当重要的信息的来源。服务提供商会通过商业形式为商业用途提供大量额外的信息。数据泛滥成灾,甲骨文等公司已经开始建立数据市场,以帮助企业寻找和购买所需要的东西。

  另外,数据不是命运。一方面,更多不一定更好。在某些时候,有额外的数据不会增加额外的价值。而且,对于很多应用来说,数据的价值会迅速下降,这是转瞬即逝的。应用程序要仰仗新数据,而不是储存的历史数据。例如,每天提交的查询中有15%未见于谷歌的搜索引擎。

  另外,公司员工的技能和创造力也将使数据成为成功的应用。初创的约会服务提供商Tinder战胜了老牌提供商Match.com、eHarmony和OkCupid的数据领先优势,如“双重选择”等创新功能。正如经济学家Hal Varian所说,重要的不是数据,而是方法(算法和想法)——来自具有很高素养的数据科学家和创意企业家。

  最后,关键的东西并不是数据量。只有在数据稀缺且无法复制的情况下,数据才有利于竞争分析。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曾说,只要“对他人来说还有足够的剩余”,在自然状态下获得财产就是合理的。在数据经济中,问题不在于数据是否有价值,而在于是否有足够好的数据供竞争对手使用。

  当竞争管理机构近年来在具体合并案例中面临这种与情境相关的实际问题时,他们屡次三番地确定竞争对手可以在合并后获得足够的数据。

  在2008年,欧盟委员会发现“(谷歌的)有关搜索的数据与(Doubleclick的)关于用户网上冲浪行为的数据的组合如今已经为很多谷歌的竞争对手所使用。”

  在2014年对脸书和WhatsApp合并的考虑中,欧盟委员会确定“......无论合并后的实体是否会开始使用WhatsApp的用户数据来改善脸书社交网络上的针对性广告,仍会有大量互联网用户数据,这些数据对于广告效果很有价值,并且不在脸书的独家控制范围内。”

  在2016年微软与领英合并的考虑中,欧盟委员会裁定“各自数据集的合并似乎并没有提高此领域其他厂家的进入/扩张门槛,因为大量的互联网用户数据还会继续存在,这些数据对于广告的目的是有价值的,并且不在微软独有的控制范围之内。”

  最后,在2017年对在线视频流媒体市场的研究中,荷兰消费者和市场管理局发现“海量的数据并不是进入市场的不可逾越的障碍”。

  竞争政策机构从收集或合并的数据集中检验可对消费者利益造成的可能的有害影响,这是合理的。但互联网生态系统中大量的数据以及竞争公司复制有价值的数据的便利性表明,检验往往揭示危害少之又少。与思辨和理论的领域相反,在现实世界中,数据不是准入门槛。